当前标签:上海滩周润发版

剧情介绍:  文强至精武门时,只见尸骸遍布,刘明身负重伤,强追问究竟,才知是聂仁王主使巡捕房所为。冯家亦一片凄伤,祥问程程有关冯敬尧的身后事及如何报仇,程谓冯、强二人恩怨,到此就算了结,并嘱咐解散组织,各人重过新生活,自己将束装前赴法国。强与聂仍虚与委蛇,一方面与力商议:再度合作,把聂诛杀。强故意怂恿聂再杀丁力,谓打铁趁热,可约之在百乐门见面下手。聂对强已生疑心,故意令手下把艳芸强行掳走,逼令同赴约会。强、力二人原定计划,本在聂偕同手下到百乐门外时,即以乱枪射杀,但此时竟发现聂与艳芸偕行,强一时不忍下手,错失了大好良机。丁力与手下眼看聂安然进入百乐门,惶急之下,亦已作出决定。经过一番较量,聂仁王死于丁力之手。之后许文强和丁力垄断了上海法租界的江山。但许文强却无心于这一切,他想去法国找程程。就是他离开的前一晚,法国人发动了进攻。温馨宁静的咖啡厅门口,一阵乱枪扫射,许文强倒在血泊之中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力考虑一番,终答允强的提议。力声明只允为强制造机会,至于相机行事,一切由强自理。文往女青宿舍找程程,谓上海文化厅已对她严加注意,劝勿再参与剧社之事,程态度冷淡,拒绝接纳。不久,巡捕果到剧社下达禁演令,程昂然无惧,在巡捕簇拥下带走。力往见冯,拿出一预早写好上海帮会的授权书,逼冯在上签字,冯一怒撕毁,力亦不悦离去。力往找方局长,要求开释程程,方要力保证程开释后离开上海,力一时难以从命,只好致电文强,请强出面劝劝程程。艳芸知悉此事谓由女人出马,容易收效,请缨而往,程似有感动。程获释出,回家见父,程把往法国心意说出,获父谅解。冯将到天津,与亲友在天香楼欢宴,力以调虎离山之计,把冯亲信李祥骗走。力又谓有要事与冯密谈,冯屏退左右,此时,文强突出现,力把冯、强二人之枪缴去。然后提出一新奇办法,令两人以枪较技,使死而无怨,冯终丧命。精武门中人误听聂之摆布,举行集会,不久,巡捕突至,以“非法集会”罪名,向精武门弟子乱枪扫射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强送程程返家,又触动力的怒意,力一怒离家,往找妓女寻乐解闷,但甫离书寓,即遭暗袭。原来程程离家未回,力往追问外父,对冯出言不逊,冯即嘱祥派出手下,对力施以薄惩。法租界治安日坏,租户屡受滋扰,聂、强认系与近日肃清烟赌令流氓无以为生有关,故提议取消禁令,安抚帮会中人,再行逐步肃清之计。欧阳汉已被打入死囚室,程程、月琪、文强再往探之,程劝汉切勿强硬到底,免作无谓牺牲,汉终觉悟,并得文强之助,离开上海。程与力感情日差,程离家独居女青年会宿舍,力往找之,望程回心转意,程一意回绝。法租界因冯敬尧被限期离境,租界内已无独霸势力,黑社会内斗日剧,强乘机提议由聂组一新会社,众群加附和。聂与刘明会商,要精武门亦参加一起。力亏空公款,为冯查出,把力痛斥。程劝力远离上海,力拒绝。在深宵街头,强把力找着,提议两人再度合作,把冯除去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程程参加之巡回演出,因突遭禁制,她颓然返家,再得悉其父近日所遇,无限凄楚。在探父之际,力加安慰。力对程频返剧社,至感不满。一日,剧社的欧阳汉正对程多方鼓励,力追至,误会二人别有关系,力出拳把汉痛殴,随即不顾而去。不久,欧阳汉突为巡捕房逮走,程程与剧员前往追查究竟,强与方艳芸亦到探视。芸求见方局长,方指出聂仁王正是检举汉而令他作阶下囚的人之一。程追问力是否主使拘捕欧阳汉,力连连否认。程往牢中探汉,汉鼓励程要振作,要坚持演好《出走的娜拉》一剧。强、芸亦到牢中,劝汉委屈一下,签署一份悔过书,汉终不屈。冯将往天津,在家宴别亲友,力要与程同往赴宴,程坚持要返剧社,两人冲突又起,程提出离婚要求。剧社社员为救欧阳汉,发起请愿游行,与巡捕冲突,多人被捕,程程亦在其列。强知消息,即为程保释。力往保释时,已来迟一步,当力返家不久,即见强送程回返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法租界巡捕房枪杀示威工人,众认系冯幕后指使,群情汹涌,聂仁王往灵堂慰问死者家属,更煽起群众不满情绪。工人学生游行示威,巡捕开枪镇压,又有死伤,冯恨聂与文强二人入骨,要力把二人除去。冯勾结外人,臭名远扬,程程每返剧社,饱受歧视,程程仍不气馁,要参加剧社到各地巡回演出,并上演文强等所编新剧。力知剧社有强参加,认为程程与之余情未了,醋意大起,不惜千方百计,阻止程程再到剧社。程坚持己见,力怒火中烧,持枪往找文强算账。程程恐事件闹大,先致电文强嘱之戒备,强镇静应付,终化险为夷,而力亦己有所感悟,回家后对程桯一改态度,许她仍然参加剧社活动。法租界当局自枪杀工人事件后,声誉日降,只好禁烟禁赌,重振声名,此举对冯经营下的事业,深有打击,冯乃授意手下,在租界制造恐怖事件,冀租界当局能改变主意。另一方面,他侦知聂将会在远东运动会场合露面,乃使力与手下混入场中,把聂暗杀。谁知文强棋高一着,将计就计,力的阴谋,当场揭穿。双方随即展开枪战,力在手下拼命掩护下,才能逃出包围。冯一计不逞,且有买凶刺杀法国特派专员罪嫌,法领事邀之谈话,限令一月内离境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一连串的打击,冯病倒床上。程程劝父放弃一切,安享晚年。冯一派枭雄状,声言他不能妥协。程程带病陪力出席工部局董事就职礼,无意间与文强相遇,程程显得不安,力看在眼里。程程感身体不适,要求力送她回家,力妒恨交加,冷讽程程是否受不住文强与方艳芸的亲热。程程面色苍白,踉跄走出会场,力眼中迸出怒火。力深夜醉酒返家,发狂的执起病中的程程大肆辱骂,更欲向她动粗,程程挣扎,倒地昏迷。经过医生的急救,证实程程腹中胎儿流产,力后悔莫及,向程程深深忏悔,表示他实在妒忌文强,以致一时失去理智。程程心灰意冷,要求回父家休养。冯属下的银行最近加入了很多新存户,情况显得很不寻常,力认为有人在暗中酝酿阴谋,众大惊。力镇定指挥一切,暂时停止所有公债活动,更调动外地的资金集中到上海,好容易的才应付了昌盛银行被挤提的危机。冯始大舒一口气。程程见力辛劳,为之感动,与他返家探望力母,俩小口和好如初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纺织厂的工人进行罢工示威,要求资方加薪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精武门的弟子向冯敬尧展开疯狂的报复行动,力为保护程程中枪受伤,情况相当严重,需要施手术。力恐惧死亡,要求程程代为照顾母亲,程程情绪激动,鼓励力若要两人结合,就要支持下去,力喜出望外。文强为刘明的轻举妄动,深表痛心,方艳芸问他是否后悔为了自己的私仇,而使这么多人死亡,而且他的家人也未必喜欢他如此报仇。同时对程程因此受伤,终会累及他与程程之间,亦似有隐意。文强困扰的埋首掌中,不断的自问:上海之行,莫非是错了。程程结婚之日,文强心情极度矛盾,当他赶到教堂,程程已亲口说出愿意下嫁丁力,目睹两人婚礼,心内存有的一丝希望都幻灭了,他的面孔又再回复了冰冷。力为文强突然出现的一幕,耿耿于怀。文强收买学生到冯府示威,冯坐困愁城,急召蜜月中的力返,商议对策;更计划为连任下届工部局董事奔走。力表现并不热烈。冯阴险地煽动力的妒意:要使程程死心爱他,唯有除去第三者,无论为了他、为了力,一定要解决文强,力激动,紧握着拳头。冯提升祥的表弟作经济顾问,并决定大幅度增加属下印刷厂及报馆工人薪金,企图拖垮其它报馆,藉此垄断舆论,可惜他的阴谋,一一被文强击破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程程试图以温情感化文强,向他晓以道理,使之忘却仇恨,她愿与文强远离上海,重新生活。文强软弱、迷惘,但当他脑海闪过阿娣的惨死状时,仇恨的烈火又再熊熊的燃起,他一定要冯敬尧血债血偿,程程悲痛欲绝。力邀程程参加舞会散心,程程坦言叫力勿在她身上白费时间,她的心已死了。力毫不气馁表示:他有信心,终有一日会使程程接受他的爱。力加强对程程的追求,程程到的地方,都有力的踪影。冯与力出席交涉使公署宴会,聂仁王被众奉承着,俨如贵宾,冯有冷落之感;后又被文强奚落一番,冯暴跳如雷。力分析此为文强诡计,劝冯处事冷静,欲要打垮对方的报社,就要使计买通当局向之开刀箝制舆论,实施新闻检查。冯获初步胜利,兴奋设宴款待新闻检查员。翌日,检查员齐齐称病请辞,冯心知是文强从中作梗,但亦莫奈他何。文强加紧对冯的报复,他不单在报上写文章对冯攻击,更发动舆论,要求当局调查检查员受贿事件,冯老羞成怒,决定展开血的行动,力劝阻无效。力邀程程参观他的受洗礼,程程谓不必为她作此牺牲,力正言称是为了自己,使精神得到慰藉,他实在厌倦腥风血雨的生活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丁力与文强在黑暗的街道上并行,力不解文强为何要重返上海,文强淡然的回答:有很多问题是无从解释的,希望他日后会了解,并且道明与力过去的情谊不再,今后大家各走各路。更强调他今次回来,是不会再见程程。力向冯敬尧报告与文强见面的经过,冯有意刺痛力的心事,嘱提防程程重投文强的怀抱,力坚决表明立场,他与文强的关系已断,他会对自己的说话负责。文强代表聂仁王收购了欧阳汉的《新民日报》版权,开始进行第一步打击冯敬尧的行动,在报上大爆冯的内幕。冯大怒,向方局长施压力逮捕文强,但方局长惧于聂仁王的新兴势力,难以从命。程程对文强念念不忘,在方艳芸家找到文强,期望文强给她一个答复,可惜文强冷酷的回绝了。程程为文强被袭事,与父起冲突,冯怒掴程程,程程愤然夺门而去,力衔尾追至,程程要求力帮助文强,力痛苦万分。力往找文强,恳求他就此罢手,消弭与冯的过去恩怨,彼此留条生路。文强悲愤问力:若有人无辜杀害他的亲人、令他家破人亡,他会怎样。力憬悟文强与冯之间的深仇大恨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陈翰林指证冯敬尧是捣乱“国货周”的主谋人,要拘捕他归案,冯气定神闲跟他到警察局,方局长对冯礼遇有加,斥责翰林冤枉好人,更把他革职查办。文强日夜埋头埋脑写稿,终积累了一笔资金,送与旺弟买间木屋,表示他的心意。旺娣初推辞不受,后建议将钱投资作点小生意。文强正容拉着娣手,问她愿否做事头婆?娣含羞默许。力陪伴程程往教堂,当行至一处,程程睹物思人,不知伊人今在何方。力冲口说文强已死,程程悲痛欲绝,决亲自往香港查探文强的消息,她对父佯称旅行散心,冯心知有异,暗嘱祥物色杀手尾随。陈翰林来到香港,要求文强与他同返上海,谓聂仁王支持他揭发冯敬尧的罪行,为他报仇。文强淡然拒绝,称自己已结婚,希望过着清淡的生活,翰林哑然无语。当他送走文强后,竟与程程相遇,翰林劝程程无谓再找文强,徒然增加双方痛苦,程程不明其意。文强得知程程来港,内心激荡不已。无奈为使程程对他息心,只得带她往见家人,程程目睹事实,两人凄然离别。杀手追踪至文强家,惨杀他的一家,文强痛不欲生,与冯敬尧誓不两立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更多精彩 点此继续 ...
拼命加载中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