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标签:幻城剧情介绍

剧情介绍:  罹天烬对卡索说,只有杀掉他,自己的心才能回归平静,卡索便带着他来到落樱坡,来结束这一切。卡索一边应付罹天烬的攻击,一边对他讲述往事,罹天烬很不耐烦,不想听他啰嗦。卡索将所有的一切都对他说清楚之后,便抱了必死的决心,他宁愿以自己的死来换取樱空释和梨落、岚裳好好活下去。卡索放弃了抵抗,任凭罹天烬将他打伤,他迎着罹天烬的剑尖而上,想要将它刺入自己的身体,可是罹天烬却突然收住了剑,因为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自己临死前的那一副画面,他喃喃自语,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了什么。卡索知道他已经开始恢复记忆了,就挣扎着走到他面前,以灵力注入他的太阳穴中,罹天烬终于想起了以前的种种,大量记忆的突然涌现,让他承受不住昏了过去。剪瞳的冰冻症又犯了,她借此挣脱了束手的绳索,看守的人见状想要杀她,反被突然出现的艳炟一一杀死了,剪瞳趁机解开了离镜手上的绳子。再度醒来的人已经不是罹天烬,而是樱空释了,他想起了一切,转头叫了一声哥。这时,艳炟带着剪瞳和离镜来到了落樱坡,她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已经由罹天烬变回樱空释了,三个人高高兴兴地迎了上去。突然,火燚从斜刺里出现,从樱空释的背后举手将他的剑打进了卡索体内,樱空释惊呆了。卡索抽出剑来,用尽所有的灵力奋力跃起攻向火燚,刹那间,剪瞳和离镜只觉得天旋地转,头痛欲裂,先后昏倒在地。卡索最后一击时被艳炟打倒在地,樱空释赶忙跑过去抱起他。卡索靠在他怀里,将自己最后的心愿告诉他,希望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王,带领三界各族和幻雪神山的各神族,止息战争,摒弃仇恨,开创一个真正的和平世界,并要他好好活下去,替他照顾好梨落和岚裳。樱空释流着泪说,没有他,自己怎能好好活下去,卡索留下分离是为了再一次的重逢这句话,就闭上了眼睛。樱空释无法接受这一切,他放下卡索狂奔而去。在他走后,梨落和岚裳却醒了过来,梨落扑过去抱住卡索,回想起往日的一幕幕,心如刀绞,痛苦万分,岚裳在一旁也是悲痛不已。艳炟扶着受伤的火燚一步步走在冰原上,却见失控的樱空释突然从天而降,出现在两人面前。火燚觉得这是个天赐良机,他狞笑着上前,想要夺取樱空释的元气。艳炟大惊,连忙阻止,称火族先祖已经震怒,让他不要一错再错,求他放过樱空释。火燚放开樱空释一把扼住艳炟,威胁要夺去她的元气,樱空释突然奋起,将火燚打倒在地,他手持弑神剑向火燚刺去,却被艳炟拦住了。艳炟苦苦哀求,樱空释犹豫了,这时,火燚却突然发动攻击,将全部的灵力穿过艳炟的身体打向了樱空释,艳炟替他挡下了所有的力量,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火燚。樱空释大叫一声,跃起来一剑杀死了火燚,转身将软软倒下的艳炟抱在了怀中。艳炟问樱空释有没有喜欢过自己,可是还没等到樱空释回答,她就没了气息。樱空释向她道了声谢谢,在空中为她放起了绚丽的烟花。在大雪停歇的那天,星旧终于醒了。樱空释问星旧,自己能不能也到幻雪神山找到隐莲复活卡索,星旧却说已经过了隐莲的花期,即使找到也无济于事了,但他同时又告诉给樱空释一个消息,在幻雪神山的天宫,有一本封沉千年的古书,上面记载着生长在三界外比隐莲更神秘更可怕的赤凝莲,樱空释闻言决定去找赤凝莲。梨落去看望封天婆婆,封天将她当成了卡索,对她说,梨落和樱空释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无论在哪一个时空,他们都会千世万世再复活和重生,循回和纠缠。梨落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,她仰头看到了翱翔的霰雪鸟,想起了星旧和卡索所说的霰雪鸟撞击冰壁的事,若有所思。三界六族依照卡索的愿望,重新归顺樱空释,拥戴他当王,可是登基大典当天,樱空释却没有出现,只是留书一封,让各族和平相处,共同守护三界,若有再生邪念妄图一统三界者,他将带着弑神剑出现,履行三界守护之责。樱空释让梨落把卡索的心冰封起来,自己起身去寻找那朵比隐莲更神秘的赤凝莲。失去记忆的封天婆婆看到天空中向霰雪鸟一样飞翔的樱空释,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卡索的梦中炼泅石小岛的那一幕。她痛苦地大叫,想要阻止命运的发展,阻止他们回到那痛苦的时空,可是却无能为力。那一幕还是发生了,霰雪鸟触石身亡,满地血色的冰凌如红莲绽放,而那一刻,卡索却睁开了眼睛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星旧向老冰王报告说,秦楚和守界使者们已经将所有族民带至凡间,暂避祸端,老冰王正在与众人议事,人鱼使者匆匆跑来,将人鱼圣尊和众长老均被火燚抽取了元气,请求老冰王帮他们报仇雪恨。老冰王闻言传令,次日一早与火族决一死战。之后,老冰王来到冰幕前,取出了六叶冰晶,将它融进了自己的体内。星旧等人站在刃雪城最高处谈起第二天的战况,皇柝豪迈地说,自己要竭尽全力,誓死保卫刃雪城。月神却不许他死,让他活着来迎娶自己,皇柝微笑点头。第二天,星旧带着大家正走在冰原上,突然看到人鱼圣尊沉着脸走来,皇柝看出她已经没有元气了,大家正在吃惊,火燚的狂笑声出现,蝶澈忙拨动琴弦抵抗。这时,人鱼圣尊却倏然变成了火燚,他竟然拥有有好多分身,同时对战众人。最终,蝶澈和潮涯被火燚硬生生抽出了元气,倒在地上死不瞑目。月神和皇柝也被打伤,皇柝想用转伤术将月神的伤转给自己,月神却不许,并且告诉他,自己也喜欢他。皇柝很高兴自己死前能听到这句话,他抓起月神的手,以终极转伤术攻击火燚,可是他们根本伤不到火燚,反被他抽去了元气,双双倒在了地上。星旧也被打伤了,火燚正要向他下手,卡索的分灵兽雪狮突然出现救了他,老冰王也随即出现,他命令雪狮去保护星旧,自己与火燚大战在一起。最后,老冰王的元气也被火燚给吞掉了。可是,还没等火燚的笑声落地,就觉得如万箭穿心般的痛楚从他的四肢百骸爆出,元气也在不断地消散。原来,老冰王将自己的元气与六叶冰晶融合在了一起,只为了这一刻打散火燚的元气与他同归于尽!卡索回到了隐莲那里,隐莲精灵问他是否考虑清楚让谁来代替樱空释等人去死,并说千万年来,到她这里许愿的,无论是神还是人,都是为了自己的欲望,不必痛苦自责。隐莲催促着卡索在自己敬重深爱的老冰王、弃恶从善的蝶澈、救世济人心地善良的皇柝、对他忠心不二的月神和充满智慧的星旧之间做出选择。卡索无法抉择,痛苦地万分。片刻之后,他忽然醒悟了:隐莲并不是一个实现愿望的神物,而是一面镜子,能够让人看到自己的丑陋和欲望。当人被贪念控制的时候,他所得到的,必将以另外一种方式失去,这就是隐莲花语真正的意义。卡索最终决定不以任何人的性命去换取自己的愿望。隐莲精灵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自言自语地说:我等了万年亿年总算有生灵领悟了。艳炟来到火族先祖的长明灯前,悼念自己惨死在父王手上的哥哥们,祈求火族先祖赐予自己力量来拯救火族。这时,空中有声音说:残杀神者,必被神杀,火燚逆天,火族将被罚灭亡万年!艳炟焦急地大叫,她宁愿自己粉身碎骨来换取火族的平安。卡索回到刃雪城,在冰原上看到了昔日共同战斗的好朋友、好伙伴一个个倒在地上,他跪下来替他们一一合上了眼睛。在看到老冰王的时候,卡索的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他想要抚摸一下自己的父亲,可是老冰王却在被他触摸到的那一刻灰飞烟灭了。卡索继续前行时,看到了雪狮和昏迷的星旧,连忙替他疗伤,救醒了他。星旧将火燚吞了圣火源,以元气为食,残忍杀神的种种,和老冰王自作牺牲的一切说了一遍,卡索就让雪狮将他送回雪雾森林去找封天婆婆,星旧叮嘱他一定要小心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皇柝和月神等想要研究新招数保护刃雪城,可是皇柝实在想不出,就想要再用转伤术,被月神生气地否决了,告诉他,如果再用转伤术就不理他,皇柝只好再想绝招。艳炟对火燚的行为起了疑心,就冒着违犯不经传唤不得入内的禁令私闯了他的住处,可是一进门,就看到了一地被抽出元气而死的尸体,她这才知道,原来火燚是靠着杀神才恢复神速的,正在吃惊,火燚出现了,要惩罚她,将她封在洞中。罹天烬来看剪瞳,两人见面就吵了起来,突然剪瞳的病又犯了,离镜请求罹天烬救她。剪瞳刚刚恢复,火燚就派人来请他,同时将剪瞳和离镜带到了无尽海岸。罹天烬质问火燚,为什么要带走剪瞳和离境,火燚花言巧语地对他说,这样做是为了帮他复仇。火燚带着剪瞳和离镜兵临无尽海岸,逼着人鱼圣尊填平无尽海,人鱼圣尊依言照做,火族众人叫嚣着冲了过去,与冰族战在一起。在后方观战的老冰王和火燚同时出手,星旧也在旁相帮,可是他们两人的力量也打不过火燚,老冰王受了伤。星旧劝他回刃雪城,他却不肯。众人正在激战时,凤凰发现战场中突然出现了蝶彻的身影,她竟然在帮着冰族对付火族,令凤凰非常吃惊。正在冰族同盟一个个被杀死时,人鱼圣尊忽然带着人鱼族最为神秘的的众位长老出现了。她们和月神、潮崖、蝶彻等与老冰王会和在一处,众人齐心协力,誓要打败火族。火燚见状,就要对剪瞳和离镜下杀手,关键时刻,罹天烬出现救下了她们,火燚非常恼怒,便下令撤兵。卡索来到幻雪神山,找到了隐莲精灵,请求她让他们回到从前,隐莲却说,除非他在自己最亲近的人中选三个人的命来作交换,才能更改愿望,卡索听后失魂落魄。火燚回到火族,将艳炟放了出来,让她梳洗打扮参加圣火宴。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吞掉了凤凰的元气,并且还要把他儿子们的元气一并吞掉,艳炟苦苦哀求阻拦,却没有阻止住火燚的疯狂。火燚本来还要杀死艳炟,但却在最后一刻收了手,他要让艳炟看着自己统一三界,艳炟却觉得生无可恋,想要自尽,可是她忽然又想到了樱空释,便决定在自己死前一定要救他。火燚又一次来到无尽海,当着人鱼圣尊的面,杀死了她周围的所有人,人鱼圣尊大惊失色,想要和他动手,却被火燚控制住,将她的元气囚禁在了自己体内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卡索一言不发地帮离镜包扎伤口,离镜知道自己执意出手惹他不高兴了,就千方百计地逗他说话。离镜心里总觉得自己不应该拥有卡索,卡索对她说,总有一天会打消她这份不安。卡索对罹天烬救护岚裳表示感谢,罹天烬问他自己可不可以要奖赏,卡索点头,罹天烬就提出要借他的弑神剑一用,卡索就带着他到了落樱坡,将剑给了他。罹天烬接剑在手,熟练地舞动起来,卡索不禁看呆了,他对罹天烬说,自己在他身上看到了樱空释的影子。罹天烬一句话不说,却突然向他发动攻击,卡索慌忙躲避,他问罹天烬问什么这么做,罹天烬说他欠自己一条命。剪瞳醒来向离镜王后道谢她的相救之恩,离镜王后问她愿不愿嫁给罹天烬,剪瞳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两人正说着话,离镜手上的珠链突然发光,剪瞳焦急地对离镜王后说,卡索有难,离镜王后不相信,剪瞳简单向她解释了手链的秘密,便奔了出去,离镜在后面紧紧相随。两人找到了落樱坡,见到罹天烬与卡索相斗的场景,都十分着急,正想要去找月神他们,罹天烬突然掷出弑神剑,趁卡索去接剑的时候突然回身制住了离镜王后,并且用幻术使剪瞳的冰冻症发作,卡索出言让剪瞳跟着罹天烬走,而他则趁着罹天烬分神时向他掷出了弑神剑,罹天烬连忙躲避,可他脸上的面具却被打落在地。在看到他面容的时候,卡索惊呆了,喃喃地叫出了樱空释的名字。这时,月神和皇柝赶到,罹天烬将剪瞳和离镜带走了,临走时让他三天之内单独去火族找他,否则就杀了剪瞳和离镜。回到浴火城,火燚对罹天烬没有杀死卡索反而将这两个人带回来十分不满,罹天烬却说自己不希望决战的时候有旁人在场。他让人将两人关起来,自己则去闭关修炼。得知罹天烬就是樱空释,人鱼圣尊这才明白为什么只有他才能治好剪瞳的冰冻症。众人对樱空释口口声声要复仇一事百思不得其解,这时,星旧进来对大家说,想要解开这个谜团,只要进入离镜王后被他保存在四方梦源里的梦境中即可。于是,他取出四方梦源,众人都将手按了上去,瞬间进入了离镜的梦中。在梦里,他们看出了端倪,原来,梨落和岚裳的意识互换了,也就是说,她们的灵魂住在了彼此的身体里。这样一来,以前解释不通的种种现象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,卡索想起了渊祭临死前的诅咒,忽然想起一人,就带着大家找到了蝶彻。蝶彻给他们解开了谜团:这一切都是源于隐莲的花语——有得必有失,但她同时告诉卡索,可以在隐莲凋谢之前到幻雪神山找到隐莲精灵,试着改变之前所许的愿望。离镜问剪瞳为什么会知道手链的事,剪瞳说那是自己的记忆,两人对面而立,突然脑海里又涌出大量仿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。剪瞳的冰冻症又犯了,艳炟找来罹天烬帮她治疗。离镜想找到一个不用罹天烬而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剪瞳冰冻症的方法。罹天烬竟然读出了她的心思,告诉她,只要把自己的一丝元气封在剪瞳体内就可以了,并说等卡索死了就如她所愿。火燚找到人鱼圣尊,以剪瞳的性命为饵,让圣尊替他填平无尽海。人鱼圣尊知道他是想铺平进攻冰族的道路,断然拒绝,火燚继续巧言利诱,人鱼圣尊有些犹豫了。卡索决定再进幻雪神山,找到隐莲,导正这一切,他将冰族的安危交给星旧,星旧誓言会与月神等守护好刃雪城。火燚得知卡索去了幻雪神山,就准备进攻刃雪城。星旧猜到火燚一定会趁机攻打冰族,就向老冰王献了一计。艳炟看着樱空释披着罹天烬的外衣生活在仇恨和痛苦中,自己却不能说出真相,很是内疚自责。她找到罹天烬,想要劝他不要杀了卡索,还没开口就被罹天烬看出她的心思,他就让她不要开口。艳炟就跟他讲了云飞的故事,并劝他,任何时候,只要心中有声音要他做什么,都都要确定那是否是真实的自己。艳炟走后,罹天烬突然听到心中有个声音反复催迫他,让他杀了卡索,他心中蓦然出现自己临死时的那一幕。罹天烬狂躁地一把摘掉面具,扔进了火湖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梨落不愿卡索参与比武招亲,卡索同意,梨落说自己会想办法让星旧赢得比赛。梨落找到圣尊,恳请圣尊派遣人鱼族的神秘刺客团海妖出战。圣尊惊讶梨落竟然知道人鱼族的秘密武器。火燚决定让凤凰打头阵,凤凰愈加跋扈,引来艳炟不满。比武招亲现场,凤凰将其他族的选手尽皆打败,却遭遇了人鱼族的海妖团。凤凰吃了一些苦头,摸准海妖的破绽后将海妖一一打败。星旧上台,打败凤凰。火燚上台,与星旧比试,占尽上风。火燚最终将星旧拉进自己的绝对火界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卡索将自己的一丝元神注入一枚戒指送给梨落,牺牲自己的永生赋予梨落二百七十年的寿命。一旁观看的岚裳引发了意识深处有关梨落的记忆,同时冰冻症发作。守界使者传话,火燚带人赶来。卡索带着众人出去面见火燚。火燚拿出岚裳的一泪石,说岚裳已与烁罡有夫妻之实,要带走岚裳。卡索不许。火燚威胁如果不交出岚裳,就与冰族开战,给卡索一天的时间考虑,火燚带人离去。星旧等人归来,告之卡索蝶澈一事。冰王提出火燚想借由岚裳一事摧毁刚刚建立的联盟。圣尊提出退出联盟,由人鱼族单方面迎战火族。卡索拒绝圣尊的要求。岚裳向去见卡索,替他出主意,被卫兵阻拦。梨落路过,让岚裳陪她出去走走。两人来到雪雾森林,却看见言荒在大骂离去的各族。原来各族担心卷入冰族与火族的纷争,决定离开联盟。岚裳却觉得这些离开的神族全是因为自己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圣尊带岚裳前往刃雪城,岚裳在市集闲逛中喝醉,高唱只有梨落才会唱的雪人歌。守界使者把喝醉的岚裳带走休息。潮涯等人举办宴会,成功引出蝶澈。蝶澈激将潮涯与她比琴,潮涯被迫透露自己已经无法弹琴。众人惊愕,蝶澈警告潮涯,如果没有能力做千灵和熊族的女王,自己会取而代之。蝶澈离去,潮涯感觉蝶澈是在激发自己的斗志。星旧等人问潮涯原因,发现潮涯陷在失去辽溅和片风的悲伤中无法自拔,失去了方向。精灵们和熊族知道潮涯的事情,一起来到帐前,宣誓永生追随潮涯。星旧告诉潮涯她还有身为女王的责任,潮涯感动。卡索听说岚裳醉倒,来看望岚裳,言谈中卡索又发现岚裳身上有梨落的记忆。梨落看见卡索与岚裳在一起,心生醋意,与卡索争吵,说自己只是凡人,寿命短暂,不想耽误卡索。卡索说想到和梨落长相厮守的方法。火燚在十层塔密室,吃掉失踪的凤凰副将的元神增加功力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圣尊找不到岚裳震怒,罹天烬带着昏迷的岚裳回到人鱼岛。幻愈师给岚裳治疗,岚裳醒来,幻愈师无法诊断出岚裳昏迷的原因。圣尊感谢罹天烬带回岚裳,罹天烬身上发出一叶竹笛的声音,罹天烬说是一个朋友赠予,圣尊怀疑罹天烬的朋友是樱空释,建议罹天烬去刃雪城找卡索。卡索决定召开联盟大会,与幻雪神山逃出的各神族结盟。罹天烬通知火燚,说在刃雪城汇合。梨落对自己的异样感到担忧,找皇柝诊断。皇柝检查不出问题,觉得梨落可能是心理原因,建议求助星旧。守界使者在雪雾森林登记入境的各族,罹天烬出现,和守界使者发生冲突,卡索赶来阻止。罹天烬将一叶竹笛交给卡索。卡索问起樱空释的事情,罹天烬说樱空释将竹笛交给他后就不知所踪。罹天烬想要参观刃雪城,卡索同意。皇柝和月神来找星旧,星旧在参详卡索梦见的霰雪鸟撞击冰壁一事,苦于没有头绪。潮涯来信,需要星旧的协助。星旧告知卡索,自己要去找潮涯,卡索放行。星旧和月神感应到罹天烬身上的煞气,星旧提议按兵不动,先去找潮涯。卡索带罹天烬参观刃雪城,罹天烬想去落樱坡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失去记忆的梨落望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身影,开口询问:“他很爱我吗?”老冰王眼含欣慰: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去吧!”欢喜过后,卡索发现少了一个人的身影。跑去落樱坡找老冰王询问:“父王,为什么没有见到释?释在哪儿?他不是应该也醒了吗?”老冰王眼底满是复杂,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棺材,良久不语……卡索心底有种不祥的预感:“释……释怎么了?”浴火城里。艳炟有些奇怪地询问火燚为何要着急召开圣火宴,圣火宴是千年一度,如今还不到开圣火宴的时候。却听到火燚高兴地说只要他喜欢,天天都可以是圣火宴。更何况,老天送了一份大礼物给火族。望着场上缠斗的众人,火燚如获至宝地得意笑道:“别小看这个小子,我们的将军们,很快就成为他热身试手的了。”当看到场上的人将对手击败时,高声道,“罹天烬胜!”听到艳炟好奇地询问此人时,满目热切地望着场中的人说罹天烬是重生的复活者,是火族的新希望!艳炟抬眸望去,只见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身姿挺拔站在场中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
剧情介绍:  渊祭以万年的怨恨诅咒卡索,将来也要和他一样,与心中所爱永远分离,承受永恒之苦。说完狂笑着烟消云散。片刻之后,七彩的流光乍现,隐莲花开。隐莲仙子在空中显现,她问卡索有什么愿望,卡索和众人举手许愿:愿梨落和岚裳不再昏迷,樱空释复活。隐莲仙子轻启朱唇:如你所愿!卡索喃喃自语,愿再次相见的时候,一切都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。艳炟笑着对站在自己手上的樱空释说,希望我们能很快再次相见。卡索怀着深深的期待飞马赶回刃雪城,梨落醒了过来可是她却不记得卡索了,只是记忆中觉得和他在一起很幸福,老冰王告诉她,卡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。卡索回到刃雪城却没有见到樱空释,他在空空的棺木前追问樱空释的下落,老冰王欲言又止……浴火城里正在举行盛火宴,艳炟不明白还不到时候为什么要举行圣火宴,火燚说,只要自己愿意,每天都可以是圣火宴。台上的罹天烬打败了围攻他的人,大家高叫着:罹天烬胜。艳炟问火燚,这个罹天烬是谁,火燚说他是重生的复活者,是火族的新希望。艳炟朝台上看去,看到了一张戴着面具的脸庞,竟然像极了樱空释。

收起视频
视频预览图播放
更多精彩 点此继续 ...
拼命加载中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