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标签:李卫当官3之大内低手

剧情介绍:嘉庆这时听出了赵三发话中的玄机,故意配合他矢口否认,赵三发用力打了“假皇帝”一巴掌,拿剑抵着他逼供,原本多疑的朱教主终于上当,杀了“双面间谍”胡什图,“假皇帝”眼见血溅御案,吓得答应带他们去找“真皇帝”。赵三发带着朱教主在宫里乱绕拖延时间,李传卫已率兵赶到,激战中,赵三发护着嘉庆躲进假山,二人竟交起心来。嘉庆仍误把赵三发当成李传卫,后悔自己竟因李传卫替十格格开脱而以为他有异心,赵三发一时忘我又发高论,劝嘉庆“上阵还需父子兵,不要为了兄弟内斗让外人钻了空子”,嘉庆闻言深有触动。  教匪伤亡殆尽,文采衣现身,念着朱教主的养育之恩求李传卫放他一马,这时朱珪赶来,赵三发带着文采衣溜之大吉,要李传卫留下善后。  次日嘉庆回宫,又遇形同疯魔的朱教主行刺,李传卫、文采衣拼死相救,嘉庆感念假山中的一席话,当场赦免了李传卫和文采衣的罪,将和珅府搜出的书信一把火烧了,对任何人不再追究。 十格格伉俪被释出宫,特来看望李传卫,才知世上竟有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。黄妈出面说了真相,原来当年李小卫无子,李卫抱养了一户农家新生下的双胞胎中的一个,带回京中当亲孙子抚养,留下的一个父母双亡后混迹街头。当十格格问及,几年来在朝中立下无数功勋的究竟是谁?赵三发笑说:“有些事是我做的,有些事是他做的……” 太后召见,“李传卫”当着嘉庆母子的面恳求准予长假回家扫墓,嘉庆依依不舍的准了假,“李传卫”又自告奋勇护送十格格回到和府,随即消失无踪。  在和府后园,“李传卫”笑眯眯地命令封秋挖出了埋藏的黄金,痞相十足。原来,他还是“赵三发”。 两兄弟携文采衣、陈馨儿双美以及封秋5人离京,出发去找他们亲生父母的坟茔,他们的传奇何时重现江湖?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……

剧情介绍:胡总管带来了紫禁城内宫地形图,封秋怀疑教匪准备起兵,此时赵三发对明教还是清廷谁输谁赢已经毫不在意,只想带了文采衣和陈馨儿远走高飞。可惜天不从人愿,朱教主要他紧随左右,明日带队冲进养心殿。赵三发简直欲哭无泪。  朱教主故布疑阵,佯攻京城永定门,嘉庆忙命粘竿处侍卫率兵前往镇压,此时朱教主已经领着换穿清兵服的精锐,在胡总管内应下悄然入宫,夜色中一路畅行无阻。 被囚禁在粘竿处内的李传卫听见门响,仗剑埋伏在旁差点杀了摸黑进来的赵三发,两兄弟见面大喜。来不及话家常,赵三发已说明情势,要李传卫速去通知朱珪率兵救驾,自己继续跟着教匪随机应变。  嘉庆正独坐养心殿翻阅亲王、贝勒、文武重臣与和珅往来的书信,朱教主率众长驱直入,嘉庆束手就擒,对胡什图与“李传卫”竟都是明教卧底既惊讶又痛心。朱教主逼嘉庆写下逊位诏书,嘉庆抵死不从,朱教主命赵三发上前,用他的“化骨绵掌”让嘉庆就范。赵三发拿出他临危不乱的混混本色,突发奇想,竟抓住嘉庆右臂上下查看,直指他是假冒的皇帝,因为嘉庆手臂上有一颗胎记云云……赵三发顺口编起故事,说嘉庆遇刺后疑神疑鬼,密令粘竿处找来一个与他面貌一样的人假扮皇帝养在后宫,这桩机密只有粘竿处统领图凌、总管太监胡总管和皇帝本人知道,如今果然见到冒牌货,却不知为什么胡什图假装不知?

剧情介绍:嘉庆下旨查抄和府,赐令狱中的和珅自尽,赵三发再度混进和府想取走黄金,被官兵捕获,幸得李传卫救出,要他速离是非之地,因为嘉庆正着手进行一场大清洗,要把和珅的党羽和有异心的亲贵,一网打尽。 赵三发溜回广乐园,刚到门口就被封秋连打带骂的赶了出来,赵三发凭他市井混混的小机灵嗅出危机,叫来两个巡街兵丁入内查看,见二人有去无回,赵三发知道园中出了大事,忙去找兄弟李传卫帮忙。 和府中的十格格和丰绅殷德,被宗人府就地看管,李传卫信守承诺出言替二人求情,被一直看赵三发不顺眼的嘉庆心腹善宝借口拿下,指控他是卧底的反贼。这时来到和府大门口求援的赵三发,眼看李传卫被五花大绑押出门来,立刻傻了眼。  六神无主的赵三发来到广乐园后门想翻墙,见胡总管悄然来到以为找到救星,上前说明情况,谁知胡总管才是卧底多年的明教内间,赵三发再度陷入险境。朱教主见他未死大吃一惊,赵三发情急生智开始胡侃,大吹自己杀了和琳之后回到明教却找不着组织,如今只想在教中与文采衣双宿双飞。朱教主信以为真,觉得赵三发尚堪利用,同意他归队。

剧情介绍:闻讯赶来的十格格将棺中的李传卫救出,李传卫答应一旦和珅垮台,一定在皇帝面前力保十格格夫妻。 逃回宫中的赵三发面禀皇上,惊怒的嘉庆询问假遗诏中究竟要立哪位新君?一向对政治斗争迷迷糊糊的赵三发,还沉浸在兄弟相认的喜悦中,不忍见皇家骨肉相残,竟灵光一闪的谎称没有看清而搪塞了过去。为震慑和珅遍布朝内外的党羽,嘉庆定计,命朱珪带上那些先前被乾隆保护下来的官员,前往六部衙门巡视。文武重臣见朱珪未死,不肯依附和珅的官员又个个扬眉吐气,立刻倒戈,抢着列举罪证参劾和珅。这时准备在乾隆灵前宣诏的和珅,苦等众臣不来,意识到大势已去,悄悄烧毁“遗诏”,而大批粘竿处侍卫已一涌而至将他拿下。  和珅下狱,百姓额手称快,陈馨儿也拉着文采衣上街看热闹,文采衣却发现满城布满了换上便装的明教徒众。原来,朱教主早获内线消息,知道乾隆驾崩和珅就擒,趁乱进城准备起兵,并选定广乐园藏身。 封秋见大队人马涌入,杀光了不听警告离开的客人,急忙将陈馨儿和文采衣藏入密道,独自应付,却苦于无法把消息传出。

剧情介绍:刚埋藏好黄金的赵三发正想溜走,被福长安撞见,认出他是逼死和琳的元凶,命人绑了他处决,藏身假山后的李传卫,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兄弟。  和珅亲自来到关押房,询问和琳自尽的经过。赵三发敬和琳是条汉子,真实叙述了二人当时的对话,和珅恍然大悟……二十多年来自以为聪明一世,乾隆对他的宠信胜过亲骨肉……到此方知,自已不过是他们爱新觉罗的一条狗,一份家业而已,和琳看明白了所以不想苟且偷生,而他和珅,却要拼死一搏。 和珅悲忿离去准备举事,早已潜伏在旁的李传卫,惊闻和珅伪造乾隆遗诏密谋另立新君,急忙救下赵三发,要他速速回宫禀报,自己留下来继续监视。  嘉庆下旨命和珅前去奉先殿陪祭,和珅怕被软禁,派丰绅殷德代自己应旨。福长安发现赵三发逃走,全府大搜,抓捕到一模一样的李传卫,把他钉入棺木要给和琳陪葬。

剧情介绍:众侍卫散去执行任务,图凌拉住了走在最后的赵三发,要他单独晋见嘉庆,皇上也把他当成李传卫,叫他再以内务府督办的身份混入和珅府打探动静。赵三发一听大乐,决心趁此机会大大的捞上一票。 十格格进宫吊丧,当面询问嘉庆是否接到过有人行刺的警讯,嘉庆确实毫不知情,十格格担心和珅跌倒后自身难保,黯然离去。这时和珅正奋力一搏,他仿造乾隆密印,写下一份废颙琰改立颙瑆的伪遗诏,并嘱咐管家刘全备好大批黄金,准备买通各旗亲贵,在关键时刻助他一臂之力。  文采衣怕自己连累了李传卫,决心远走高飞,陈馨儿苦苦挽留,一番促膝长谈,文采衣承认爱上了这几年日夜相伴的李传卫,但自惭形秽不敢高攀。陈馨儿终于判定,陪伴文采衣走南闯北的是真正的李传卫,那个戏迷粉丝,却是冒名顶替的赵三发,二人只怕还不知道,世上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。  赵三发大摇大摆进了和珅府,只想捞几件宝贝就走,叮咛封秋到时候去接应。谁知刚送走赵三发的封秋回家,竟见到另一个“赵三发”在院子里练剑,吓得以为见到鬼,陈馨儿告诉他真的李传卫回来了,封秋恍然是皇帝弄错了人,把赵三发误当李传卫送入和府卧底。一旁的文采衣闻言大急,因为李传卫在和府当教习日久,谁都认识他,赵三发岂不上门送死?陈馨儿真情流露急得哭了,文采衣意识到只能向家里的李传卫说明真相,请他去救自己兄弟。 不知大祸临头的赵三发,搞不懂为何和府上下谁都认识他,吓得躲进库房,发现成箱和珅拿来行贿的黄金,高兴得手舞足蹈。 书房中,和珅正密召朝中亲信重臣,暗示举事在即,众臣信誓旦旦的表态效忠,和珅志得意满,谁知和琳副将福长安千辛万苦潜回府中报丧,和珅听说和琳已死如遭晴天霹雳,果断的要以自己治丧首席大臣的身份提早废立皇帝。

剧情介绍:乾隆先后召见嘉庆与和珅,先把和琳的死讯悄悄告诉了儿子,又对和珅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,私心仍盼着和珅悬崖勒马,可叹和珅看出乾隆不久于人世,心里想着的却是如何与嘉庆最后交锋。 御膳房中候传的赵三发正在大吃,听说乾隆召见急忙入内,在似睡非睡的太上皇榻前絮叨了一遍和琳之死,正大发议论却不见老人反应,鼓起勇气上前,发现太上皇已经驾崩,内廷大乱,赵三发趁乱溜走。 养心殿外夜幕深沉,不辨东南西北的赵三发无意中钻进了粘竿处,却见图凌正召集全体粘竿处侍卫听嘉庆训话调遣,谁也没注意到灯影下站了一模一样的另一个“李传卫”。  嘉庆离去前对站在赵三发前面的李传卫特别青睐,除了证实自己当初猜测“李传卫”是皇阿玛派来保护他的粘竿处亲信,也对他屡立奇功大加赞扬。一张脸埋在黑袍大帽中的赵三发听得飘飘欲仙,浑然不知嘉庆说话的对象,是前面那个真正的“李传卫”。

剧情介绍:万念俱灰的和琳服毒自尽,刹时间营中大乱,赵三发趁乱逃出,一心想着英雄救美找到文采衣。 山头上监视的粘竿处统领图凌,见和营大乱,兵马后撤,知道发生了大事,命身边的李传卫下山进营打探。这边朱教主听说清兵撤退,猜测行刺和琳成功,决定收兵以保持实力,一边却放出文采衣,假意要她去接应刺杀有功的李传卫,暗里嘱咐手下将文采衣杀了灭口。  这时素未谋面的赵三发和李传卫已经同在和琳营中,一场当事人毫无所觉的错位游戏即将全面展开。  暗下杀手的两名教众被附近监视的李传卫拦下,恍如在梦中的文采衣无家可归,李传卫给她地址让她回李宅暂避,这时的“李传卫”又恢复了“高手”风采,文采衣暗自奇怪。  赵三发却赶回明教想救出文采衣,却见营中空无一人,刚被李传卫手下留情打发回来的明教杀手,见“李传卫”的幽灵去而复返,吓得大呼饶命,赵三发问出文采衣去了李家老宅,拔腿就跑,完全忘了问二人为何一见他就叫饶命?  文采衣进了李宅,被黄妈拦下,听说是李传卫叫她来的,埋怨李传卫招惹戏子不学好,文采衣难堪地想要离去,陈馨儿回来急忙挽留,并告诉她“李传卫”对她一往情深。 走到生命尽头的太上皇回光返照,听回京的管带密禀和琳已死,心情一松,竟胃口大开要人传膳,并传召唯一目睹和琳死亡的“李传卫”晋见。这时赵三发风尘仆仆的赶回李宅,跟陈馨儿照了面,还来不及问文采衣下落就被粘竿处侍卫带走。谁知此时真的李传卫随后也回家了,交代黄妈照顾文采衣后匆匆进宫覆命,陈馨儿看着前后脚出门的这两人,容貌一样,气质风采却截然不同,心中突然一动,模模糊糊的觉得有哪里不对了。

剧情介绍:势单力薄的和琳才离京就遭明教伏袭,暗中监视和琳的李传卫带着粘竿处高手出手相救,明教伤亡不小被迫撤退。朱教主下了狠招绑来文家亲人逼文采衣就范,文采衣见自己忠心爱戴的朱教主竟如此残忍,一阵寒心,却也只好招认是她放走了“李传卫”回广乐园,朱教主下令囚禁文采衣。  赵三发听说文采衣有难,义不容辞的自投罗网回到明教营地,硬着头皮答应前去行刺和琳。这时的和琳刚接到和珅来信,怀疑暗助已方的伏兵正是前来监视他的新皇人马,急召两营管带下令开拔回京。管带拿出太上皇密旨,不准和琳回京或逃往七省行营,和琳这才觉悟,自己兄弟的一举一动,早在太上皇眼皮底下,心灰意冷中,冒充钦差的赵三发已拿着假的“尚方宝剑”走入帅帐。  赵三发见和琳危难中不失军人本色,竟与他闲话家常起来,无意中透露自己跟太上皇一番对话,和琳顿悟,和家兄弟到底只是爱新觉罗皇家的一对奴才、一个棋子,甚至是老子留给儿子的一份产业。

剧情介绍:这一边,被当成李传卫的赵三发在小旅店中醒来,发现梦中的文采衣竟然活生生陪在身边,喜极而泣,文采衣见他终于想起了二人在广乐园中的过往,也十分高兴,但明教朱教主这时却派人来,叫二人即刻出发,前去刺杀和琳。 和琳率乾隆指派的两营兵马出发,一心以为只要与自己的七省行营部队接上头,和珅废立新君就能成功。朱教主探得和琳兵力薄弱,催促“李传卫”速速行刺。文采衣知道此举是让李传卫去送死,于心不忍,冷言冷语逼走了被误认为李传卫的赵三发,赵三发闷闷不乐的回到广乐园,遇上搞混了二人的陈馨儿,出手试他武功深浅,真打伤了屁也不会的赵三发,原本就心情不佳的赵三发火冒三丈。  颙琰做出不理朝政的昏君模样,天天去广乐园听戏,和珅称病不出让儿子丰绅殷德前来伺候,园中碰上散心闲逛的赵三发,又误当成李传卫,质问他是否把行刺的消息转达给嘉庆帝?莫明其妙的赵三发矢口否认,痛骂丰绅殷德无聊。又急又气的丰绅殷德把“李传卫”出现在广乐园嘉庆帝身边的事告诉了和珅,怀疑他根本就是新皇帝安插进和府的奸细,这下和珅蓦然醒悟,意识到自己低估了正在演出“苦肉计”的嘉庆,火速送信给和琳要他尽快带兵回京。

更多精彩 点此继续 ...
拼命加载中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