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标签:雍正王朝电视剧全集

弘时一再哀求,雍正坚持将其赐死。痛心的雍正倒下,图里琛哭着将雍正背回去。曾静案发,李卫冲到刑部监狱怒打曾静,雍正赶来阻止并亲自审问,曾静大为感动。雍正宣布任命弘历为监国和传位遗诏事宜。乔引娣主动为心力交瘁的雍正捶背,雍正十分宽慰,说过了八月十五就放她回去,引娣却不愿离开。李德全递上允祀临死前留下的信,深夜,澹宁居内,允祀微笑着徐徐走来“四哥,你累了,该歇歇了。你咬着牙苦苦地熬着,得到的只是身前身后的骂名罢了。你太放不下了。” 雍正一惊,挣扎着起身拿出一粒丹药。

雍正去刑部看望隆科多,隆科多痛哭忏悔,告诉雍正弘历有危险。雍正即刻派图里琛、李卫等保护弘历,弘历侥幸脱俭,刘墨林却不幸身亡。弘历请求雍正追赠苏舜卿一等诰命,苏却已经投湖。弘时被带去“穷庐”,雍正亲自审问,历数其罪恶。弘时一再求情,雍正说:“朕不杀你的八叔,是因为你皇爷爷临终说了话,朕再苦再难也不敢违背了他老人家的意愿。可也因为如此,这几个人给朕和祖宗的江山社稷带来了太大的后患。为了给弘历留下一个安定的基业,朕不能留你”。

剧情介绍:不安的弘昼告诉十三爷调兵之事,十三爷借口病发离开。外有隆科多接管军务,内有简亲王永信步步紧逼,王文昭斥责永信失礼反被九爷气倒。隆科多晋见却语含威逼,八爷等趁机发难,情急之时张廷玉忍无可忍,引经据典予以驳斥,允祀等不服。关键时刻,十三爷赶来安定局面。允祀知大势已去,对雍正说:“皇上四哥,兄弟们就等着你来杀了。”并讥讽雍正孤立。雍正被深深刺到痛处,他面向群臣沉痛地说:“今天朕好伤心,朕不是伤心允祀他们逼宫乱政,朕是伤心你们这么多朝廷的官员居然一个个作壁上观。难道朕真的是什么桀纣之君吗” 在一旁的胤祥突然口喷鲜血,昏死过去。

剧情介绍:弘时和弘昼前来问候雍正,弘时乘机提出整顿旗务关键是将八旗旗主们招到京城共同整顿,雍正应允。允祥提醒雍正,奉天的铁帽子王一向是八哥负责联系,雍正却说“翻不了天”。八王爷允祀串联八旗旗主,妄图恢复所谓的“八王议政”祖制,以架空雍正。八王爷假传谕旨欺瞒丰台大营和西山锐健营将领,并利用弘时和弘昼安插四位旗主军马入驻。九爷、十爷勾结隆科多,简亲王永信在大殿朝会上向雍正发难。

剧情介绍:众清流决定继续上本参田文镜,李绂和陆生楠等纠合官员向雍正请愿。雍正痛斥他们结党乱政,李绂等出言不逊,被免官移送大理寺。众官哀求下,雍正反下旨处死李绂等。三阿哥为李绂求情未果,弘历前来磕头跪求,直到午时二刻才求到赦诏。刘墨林赶去为李绂送行,李绂甩袖而去。憔悴的雍正对刘墨林说:“他李绂不跟你喝,朕同你喝”,并说出:“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”。雍正欲封刘墨林为军机处章京,被刘墨林婉拒。雍正心里郁结,对乔引娣说出许多心里话。“朕把你留在身边,就是要让你看看朕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有朝一日朕放你出去,你要替朕说句公道话。”雍正染病,允祀与原来的阿哥党密谋,决定串联弘时借着整顿旗营之名伺机而动。

剧情介绍:雍正在先农坛下亲自下田躬耕开犁,为推行旗人自耕自种做榜样。 雍正接胤祥到畅春园养病。胤祥告知雍正,旗人们领到田地之后,大多数的人并没有真的去耕种,而是把田地租了给汉人代耕,而租地得来的粮食竟比俸粮还多。并说田文镜在河南推行官绅一体当差,一体纳粮过于操切,弄得当地士绅惶惶不可终日,许多河南籍的京官暗中串通着要倒田。胤祥举廌有声望的李绂去接任直隶总督。

剧情介绍:几日后,李卫奉命去杭州,雍正下旨,赐年羹尧自尽。 民间谣言纷纷,说一个大将军被杀了,一个大将军被罚去守陵,这里面大有文章。胤祥早已身患重病,咳红不止。为了替雍正解忧,胤祥主动提出去景陵山看望胤禵。胤禵与乔引娣在山脚下堆了两个大雪人,引娣为了给胤禵解闷,哼起了山西民歌“小棉袄”。胤禵为引娣的柔情所动,感到十分宽慰。

剧情介绍:年羹尧心醉神迷地在蒙古王爷的虎皮褥子上看美女们翩翩起舞。却不料,煌煌上谕和熠熠发威的金牌令箭已经到了大将军的行辕。西宁大营已被岳钟麒接管。年被降为杭州将军,雍正命他即刻起程回归,夕阳西下,古道荒草,年羹尧带着他的妻妾和随从满怀忧戚地又从原道返回。

剧情介绍:摊丁入亩的新政直接影响到藩台和众官员的利益,黄伦倚仗年羹尧的势力,与李卫抗衡。李卫伺机将黄伦支开,深入地牢,重审刘王氏的冤案。借着为刘王氏翻案之机,李卫将黄伦等人制服。为保乌沙帽,藩台及众官员始推行新政。 雍正正在为西北试行火耗归公之事发愁,忽接六百里加急奏折,“年羹尧把孙嘉诚杀了。”雍正终于忍无可忍。

剧情介绍:雍正命田文镜在河南试行官绅一体当差,要他“拿出点雷霆手段,不要怕得罪人”并说要见一见邬思道,田文镜目瞪口呆。因邬思道已连夜离去。李卫高坐江苏巡抚衙门,推行摊丁入亩,困难重重,出身丐帮的李卫急中生智,让群丐编了顺口溜在大街上说唱“摊丁税,入田亩”的好处。雍正微服私访,知道李卫做事勤勉,为政清廉,十分欣慰。

更多精彩 点此继续 ...
拼命加载中 ...